当前位置-新闻中心- 阿的江:艾伦非常突出,特别是进攻环节

返回首页

最后更新时间 - 责任编辑 - 吕锦涛

曾经,这里的一场堵车,都能引发全国电子市场手机及配件价格的波动;这里巅峰时期日均人流量50万人次,日资金流量10亿元人民币;还有个说法:“只要开个一米柜台,身家就能百千万。”这些,说的都是深圳华强北。

新中国成立70年来,广东实现工业经济由弱到强、工业结构由单一到健全的巨大转变。2018年,我省电子信息制造业产值3.86万亿元,规模多年位居全国第一。其中,华强北作为标志性的存在,在广东打造世界级电子信息产业集群进程中,经历多次蜕变,成为产业转型的代名词。

如今,华强北成为了一条创新创业大街。在此运营的创新创业中心十几个,入驻创客团队超500个。9月26日,华强北街区将实现5G全覆盖,成为全国首个5G体验街区。

崛起▶▷

117家企业“合纵连横”“华强北”横空出世

1979年,清远大雨,粤北兵工厂获准迁往深圳。

由于军转民撤销原编号,新厂被命名“华强”,寓意“中华强大”。附近规划了一条路,名为“华强路”。从出生,这里就流淌着电子科技的血脉。

1980年,深圳经济特区成立。在深圳河畔,政府设立了上步工业区。国家航空工业部下属的中航技公司与电子工业部下属的中电公司纷纷入驻。

1981年1月,深圳电子大厦在这里破土动工,竣工后高69.9米共20层的大厦成为了特区的第一个地标。“当时这是深圳第一高楼,从香港都能看到。所以港商有个说法:远远看到深圳冒出一栋高楼,看来搞特区是真实干,更有信心来内地投资。”深圳电子商会原常务副会长、老华强北人程一木说。

世界电子信息产业的“新风”吸引了一批电子工业企业相继来到上步工业区,但很多企业规模小、产品少、技术力量分散,很难形成强大的竞争力。1985年7月,54岁的马福元受命南下,出任电子工业部深圳办事处主任。他的任务是按照“推荐联合改组,改变企业结构”的方式,把一百多家中小型电子企业联合起来,组建深圳电子集团公司。

117家公司自愿加入,集团成立后也没有收取占下属企业销售额千分之三的管理费。马福元四处奔走为集团旗下企业发展争取利好,越来越多企业愿意加入。

集群效应逐步显现。到1987年,集团的工业总产值达到20亿元,销售收入达15亿元,外销收入达1.5亿美元,分比1985年增长了105%、106%和292%。1988年1月,成员企业发展到158家,深圳电子集团公司正式更名赛格电子集团。“赛格”包含着“赛国格、赛人格、赛品格、赛风格”之意。

此时兼任董事长和总经理的马福元成立深圳电子配套市场(赛格电子市场)。这是全国第一家专门销售国内外电子元器件、组织生产资料配套供应的市场。来自全国的160多家厂商和10家港商,以自营自销、联营代销的方式经营。“由于对原有计划经济体制的突破,外界也有争议,但深圳却一路放行。”马福元曾说。

这座开放之城和这位改革先锋同频共振,激发出巨大的能量。短短半年,赛格电子市场从最初的半层楼面迅速扩张到八层楼面。1992年,从上海交大毕业的赵建军坐了20多个小时的火车来到华强北。后来他创立普联技术生产的TP-LINK打败了台湾D-LINK和美国思科,成为家用路由器市场占有率第一的产品。1998年,腾讯在华强北赛格科技园中创立。

随着一大批掌握技术、怀揣梦想的人才汇集,随着万佳百货等入驻,多家企业开始将工业厂房改造成商业物业;人流、物流、资金流的聚集,让华强北从一个偏僻的工业园区变成了繁华的现代商业街。

“在工业区时代华强北的概念是不清晰的,直到第一次转型之后,大量商业机构进来,特别是电子市场快速发展,华强北才成了特指。”程一木说。一段辉煌也由此展开。

兴盛▶▷

“一米柜台”神话背后的全产业链布局

1996年,赛格大厦重建,跃升成为深圳第一高楼。

随后,华强公司将几栋厂房改建成华强电子世界,规模超4万平方米;接踵而来的中电信息时代广场、桑达电子、远望数码城、都会电子城、新亚洲电子城等相继开业。不仅让华强北成为国内举足轻重的电子元器件交易市场,也逐渐完备了这里的电子信息产业链。

据统计,这里的电子元器按重量出售,从手机到视听产品,从电脑整机到各种零配件随处可寻。仅在电子元件类目下,华强北就有六大类、五十多中类、两百余小类,共计600多万种型号的电子元件提供销售,形成了几乎全覆盖的电子产品网络。

《创客:新工业革命》作者克里斯·安德森曾在做无人机时表示,在美国需要3个月搞定的电子元器件,在华强北一天就能搞定,这就是完整产业链的效率。这也为华强北今后发展成为中国乃至世界闻名的“电子第一街”奠定了基础。

2000年,总高度355.8米共72层的赛格广场投入使用,再次刷新了深圳第一高楼的海拔,华强北也成为了当时亚洲第一大电子市场和国内最早的手机市场。随着2005年手机生产由审批制改为核准制,开启了电子产业野蛮生长的模式。

2007年,全国80%以上的手机生产厂家汇聚于深圳,华强北成为全国乃至亚洲的手机交易中心。高峰时期,这里拥有经营商铺超3万家,其中21家经营面积超1万平方米;日均人流量达50万人次,日资金流量达10亿元人民币。

“满大街走路都踩脚后跟,一点不夸张。”程一木说:“华强北的斑马线是交叉的,因为横竖着走还不够,还可以对角线走来分散人流,人实在太多了!”在业界看来,在华强北拥有一个铺面,就是财富的象征。这里流传着不少致富神话:“从华强北街头开始,每间店拿一个零件,走到街尾手里已经有一部完整的手机。印度、中东、非洲都有华强北造的手机,只要一米柜台,身家很快就能从几十万到百万甚至千万。”

2007年10月,赛格广场外墙上的电子显示屏播报开始“华强北指数”信息,作为全国首个电子市场价格指数,它反映着中国电子市场交易价格变化趋势,令深圳成为中国电子市场风向标。2008年,第十届高交会上,华强北被授予“中国电子第一街”称号,那是它的高光时刻。

变数紧随而来。智能手机时代到来,电商新形态兴起壮大,极大地冲击了实体销售渠道。随着2013年3月华强北因为地铁7号线的修建而封路,阵痛愈发明显,人们陆续离开了这片淘金地,华强北慢慢安静下来。

转型▶▷

向创新创业和5G要出路

华强北向着创新创业积极寻求出路。

“这里有强大的供应链,创新创业者有更多的供应商可供选择,得到质优价廉的供给。我们在这里生产产品成本更低,而且肯定比在世界其他任何地方都要快。”落户华强北的帕利国际深圳创始人Jan Kedzierski曾说。

麻省理工FabLab创始人、教授尼尔·哥申菲尔德则谈到:“我非常喜欢华强北,在这给儿子买了一块智能手表,功能非常多,这也是先进的技术和很好的创新方式。”

2017年,经过4年封街,拥有4条地铁线路的华强北以全新面貌示人。同年,福田区政府印发《华强北创新发展行动计划》,三年内投入10亿元专项资金开展“十大工程”,希望以创新发展引领华强北商圈转型升级,打造国际一流创新创业街区。

2018年,《华强上步片区产业空间供给侧改革专项政策》提出,对运营机构提供60%租金补贴、50%(最高1000万元)装修补贴,以及各种融资配套奖励、经济贡献奖励等补贴。一系列细化的顶层设计为华强北吸引众创空间、创客团队提供了明确的政策支持。

目前华强北已运营的创新创业中心十几个,包括赛格众创空间、华强北国际创客中心、HAX华强北硬件加速器、中电信息国际创客中心、云创智谷等在内,总经营面积超10万平方米,入驻创客团队超500个。

不仅仅是赛格和华强两个本土集团大力支持创客产业链的发展,来自旧金山的HAX更是把亚洲总部落户于此。华强电子世界企划部副总监吴赛锋表示,以电子元器件为产业基础的华强北,正发挥着产业集群的优势,吸引着更多智能创客团队驻扎在此。

越来越多的创客空间、孵化器和海内外创客给华强北注入了新的活力。“华强北正成为一个产业链资源整合的枢纽。”程一木说:“东西不一定在这里生产,但是信息流和资金流从这里走,成为供应链、元器件、半导体、研发等各种资源的枢纽或对接中心,项目可以在这里找到合作伙伴并落地。”

不仅是创新创业,华强北还将在技术前沿的5G领域实现率先覆盖。

9月26日,华强北街区将实现5G全覆盖,成为全国首个5G体验街区。“这是为大家熬制的5G应用‘头啖汤’。”深圳市福田区文化广电旅游体育局局长董姗透露,华强北步行街将植入多维度的5G应用场景,变为5G应用技术集中展示平台。在户外,华强北将设有5G快闪体验展馆,5G应用随时体验;在室内,华强北各电子市场、商户、大型商场将把“5G+购物体验”带给市民。

“华强北这个IP怎样用好原有的产业优势,在城市更新和产业发展中找到新的定位和优势,是我们共同努力的方向。”程一木说。

见证者说

深圳市工业设计行业协会执行副会长兼秘书长封昌红:

小铺子里的人说起配件都非常专业

1990年,大学毕业的封昌红南下来到深圳,在华强北开启了网络工程师的职业生涯。“这里让我实现了梦想。”回望过去近30年,如今这位深圳市工业设计行业协会执行副会长兼秘书长深情地说。

“当时印象最深刻的有两件事。一是在电子市场门口停的单车把手都是紧紧并在一块的,你几乎见不到单车落地,人山人海能挤到一个位置摞起来就不错了。二是华强北每个小铺子里的人虽然没有特别高的教育背景,但说起三极管、键盘、主板都非常专业,不仅是零配件本身的专业化,还有上下游产业链的专业化。”封昌红如此总结华强北崛起的原因:“早期稳扎稳打地拿下市场占有率,把整个电子信息产业的全链条生态先机占住。我认为这对它今后的成功非常关键。”

而面对跌宕,她认为人才更新和产品换代的“双轮驱动”给走进低谷的华强北注入“强心针”,焕发新机。封昌红表示,5G背景下华强北被赋予了新的生命和使命。“全球创客来到华强北,这里能不能承载这些前沿的想法、创新的行动力?能不能接得住新的诉求?华强北的创新理念、自身能力、运营能力都要迭代。”

她畅享了这种新模式:“一楼是工业设计街区,二楼是零配件的供应,三楼是创客空间。创客有了想法,下一层楼买配件组装成模型,再下一楼让设计师包装成成品。然后就在楼下试卖让市场来检验,好卖的话马上就量产。这就是一个完全的创新链条。科技创新的联动效应给初创者提供了很好的平台,产业链的完备让他们能把1到N做起来,天使投资再助力它们变成品牌。”

谈及未来,封昌红说:“在建设粤港澳大湾区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这样的高度上看,华强北应该是一个创新引擎。它的意义不仅在于是深圳和中国创新的载体,更是全球创新者的平台、孵化器和加速器,加速全球创新。我认为这将是华强北最大的魅力和贡献。”

采写:全媒体记者 肖文舸 何雪峰 实习生 刘伟琰 陈娴 黄立欣

首页 - https://junruiqic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