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中心- 76人全场轰下145分,打破队史季后赛单场得分纪录

返回首页

最后更新时间 - 责任编辑 - 赵芮欧

从尼奥普兰、青年莲花的“发迹”,到以建厂为名换取当地资源,再到“水氢”汽车的骗局,庞青年“心有旁骛”的造车之路越走越窄,最终成为大家口中的“老赖”。庞青年承认,“自己确实处于被限制消费行为的阶段,债务没有外界传的几百亿,但也多达39亿元。”

自2018年底至今,华泰汽车及曙光股份先后出现司法冻结、债券价格异常波动乃至欠薪风波等多起民事纠纷。华泰汽车法人苗小龙(张秀根的妻弟)也被列入“限制消费人员”名单。启信宝信息显示,苗小龙目前失信记录达到14条,其失信行为包括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违反财产报告制度等。

一段时间以来,“老赖”一词较为频繁地出现在人的视野中,在汽车生产和销售环节也不乏其人。

根据相关解释:老赖,专指欠了别人钱迟迟不还的人。法律意义上的“老赖”,一般是指在民商领域中的一类债务人,其拥有偿还到期债务的能力,但是基于某种原因拒不偿还全部或部分债务。主观上,“老赖”有故意拖延履行债务的恶意;客观上拒不履行到期债务。

为此,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汽车频道特别推出“汽车圈老赖”系列报道,通过盘点当事企业或法人代表,了解这些“老赖”的来龙去脉、所作所为,希望能为行业的健康发展,以及让人们如何识别“老赖”提供有益的参考。今天推出第二篇,看造车“捞偏门”难以为继,青年、华泰如何成“老赖”。

水氢汽车“上头条” 庞青年陷“欺诈门”

庞青年最近一次“上头条”,是“南阳水氢汽车”事件。据庞青年介绍,他发明的水氢燃料车不用加油,也不用充电,只加水,续航里程超过500公里,轿车可达1000公里的惊人表现。然而,此举遭到业内人士的广泛质疑,并最终被认定为是“庞氏”骗局。

在汽车行业,庞青年的名字并不陌生,从1995年开始,庞青年与北京北方车辆制造厂、金华经济技术开发区一起,成立金华尼奥普兰车辆有限公司,并在三年内推出客车产品,在行业内小有斩获。

随后,庞青年进军乘用车市场,并与莲花工程合作成立“青年莲花”。青年莲花在宣传中声称拥有正宗的“莲花血统”,此后却被狠狠“打脸”——莲花汽车方面公开表示:青年莲花与莲花没有一点关系,正牌莲花进入中国,“正本清源”是首要任务。直到2012年,莲花工程与青年莲花合作终止,后者失去了技术支持,陷入资金断裂、拖欠员工工资等问题,并在一年后停产。

青年汽车董事长庞青年

造车没什么起色,却并不影响庞青年“攻城略地”,自2009年开始,青年汽车进入高速扩张阶段,计划投资数百亿元建立十大生产基地。然而,在2013年有媒体曝出,随着青年莲花的停产,青年汽车已从江苏连云港、浙江海宁、贵州六盘水等地项目中退出;泰安以及济南的项目也被叫停……据不完全统计,庞青年为各个地方政府画出的投资“大饼”高达300多亿元,但这批项目几乎全部烂尾。

值得一提的是,庞青年在各地大多以投资建厂之名,行换取资源之实。2011年,青年汽车以收购萨博汽车为名寻求投资建厂,并与鄂尔多斯市政府签订合约,计划投资200亿元,预计实现“年销售1126亿元,利税332亿元”;地方政府将陆续分配给青年汽车6亿吨和7亿吨的煤炭资源。

刚到手的煤炭“指标”还没焐热,青年汽车便转手将其卖给亿佳合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并收取2亿元人民币定金。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庞青年未能如愿收购萨博,青年汽车无法收到原计划的煤炭资源,亿佳合收回资金无望选择向警方报案,庞青年被警方以“涉嫌诈骗”立案。

从尼奥普兰、青年莲花的发迹,到以建厂为名换取当地资源,再到“水氢”汽车的骗局,庞青年“捞偏门”的造车之路越走越窄,最终成为大家口中的“老赖”,不禁让人唏嘘。庞青年承认,“自己确实处于被限制消费行为的阶段,债务没有外界传的几百亿,但也多达39亿元。”

圈煤矿 投银行 华泰汽车当真“不务正业”

华泰正式进军汽车领域,是依靠与韩国现代的合作,推出特拉卡、圣达菲等车型。华泰汽车创始人张秀根从创业初期就开展“多元化经营”,涉足汽车改装、房地产开发,以及投资等领域。

华泰汽车创始人张秀根

华泰汽车此后的剧情与青年汽车如出一辙:2005年,华泰落户鄂尔多斯市,计划用7年时间,分三期建成一个年产50万辆整车、100万台清洁型轿车柴油发动机及相关汽车零部件的汽车生产基地。投桃报李,鄂尔多斯则将碾盘梁和唐家会两处煤矿探矿权划归给华泰。2008年,华泰汽车将碾盘梁的全部股份转让,并将唐家会煤矿70%的股份出售,这两处煤矿至少为华泰带来40亿元的现金。

华泰汽车曾承诺,2015年达到30万辆整车生产产能、年产值600亿元。但鄂尔多斯市经信委披露的信息显示,2017年华泰汽车鄂尔多斯基地整车产量1.76万辆,产值13.5亿元。有媒体报道称,从2018年6月开始,华泰鄂尔多斯基地生产车间已经全部停工。

不仅如此,华泰汽车还将触手伸入了银行业。2011年,北京银行定向增发不超过118亿元,华泰拿下30%的份额。此外,华泰汽车还入股了内蒙古银行、威海市商业银行和锦州银行。

此外,华泰汽车还于2017年底入主曙光股份,张秀根和张宏亮父子为实际控制人;2018年,华泰汽车持有的曙光股份股票全部被司法冻结。今年1月,张宏亮退出股东行列,张秀根的妻弟苗小龙入股。

业内人士表示,华泰业务太过分散,汽车板块则一直吃圣达菲的老本,而所谓的自主研发产品也大多与其他品牌“撞脸”,在车市下滑的大环境下,没有核心技术的华泰已经失去了竞争力。数据显示,华泰7月仅销售1053辆,同比下滑高达88.58%。

自2018年底至今,华泰汽车及曙光股份先后出现司法冻结、债券价格异常波动乃至欠薪风波等多起民事纠纷。作为华泰汽车集团的法人,苗小龙(张秀根的妻弟)于2019年6月10日被列入“限制消费人员”名单。启信宝信息显示,苗小龙失信记录多达14条,其失信行为包括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违反财产报告制度等。

作为较早一批的民营汽车企业,华泰曾经在业内取得过“声量”,但却未能抓住历史机遇,持续加大研发和推出新产品,反而去搞煤炭、房地产、投资等业务,最终导致汽车业务坍塌,华泰汽车及其法人也被列为老赖,成为渐行渐远的典型。(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 记者姜智文)

相关阅读:

"新势力"造车事业未竟,有谁率先成为"老赖"

【专题】盘点2018年汽车行业“打脸”事件

【专题】贾跃亭难圆造车梦 敲响互联网造车警钟

(责任编辑:张懿)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首页 - https://junruiqic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