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中心- 河北承德集中开工107个重点项目 总投资544亿元

返回首页

最后更新时间 - 责任编辑 - 吕泰潼

是否有其他未披露诉讼和仲裁事项?是否存在表外债务?是否存在关联方侵占上市公司利益情况?是否存在关联方利益输送?辅仁药业中报问询函中如是问题凸显对事态可能扩大的担忧 

《投资时报》研究员 李浥尘 

因离奇的分红爽约“爆雷”开始发端,再至证监会立案调查和上交所连续问询的双重压力下发酵,辅仁药业集团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辅仁药业,股票代码600781)“资金黑洞”逐渐露出真相——过去半年时间里,辅仁药业向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共提供资金18.16亿元。 

由于存在违规担保和资金占用,9月3日,辅仁药业被“ST ”。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如此巨额的资金被控股股东违规占用,让辅仁药业的半年报财务数据极为窘迫:货币资金减少91.88%,未受限资金只有377.87万元;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较去年同期多流出11.08亿元;其他应收款余额暴涨10428.70%;已逾期未偿还的短期借款1.77亿元……上半年辅仁药业因资金周转紧张,甚至部分产品的生产经营都受到影响,当期营收净利更是双双下降,幅度均超10%。 

令监管部门及投资者更为担心的是,这是否已是辅仁药业的至暗时刻?辅仁药业是否还有其他违规担保和资金占用?是否还存在其他关联方侵占上市公司利益的情形?是否还有利用其他相对隐蔽的渠道关联方输送利益的情形?业绩是否存在持续下滑风险? 

当上交所9月12日晚间下发辅仁药业中报问询函后,上述担忧暴露无遗。 

目前看,辅仁药业从控股股东拿回被占用的资金短期内几无希望,如何让辅仁药业未来的生产经营尽量少受波及成为关注重点。 

辅仁药业今年以来股价走势图

数据来源:Wind 

营收净利双降超10% 

今年7月下旬,辅仁药业上演了一出离奇的分红爽约“爆雷”神剧:先前承诺6000多万元现金分红,因资金调配不足而暂缓;而后在上交所的问询函逼问下,在一季报时尚拥有18亿元货币资金的辅仁药业,终向外界交底,公司账上只剩1.27亿元现金,近17亿元巨款去向不清。 

目前,辅仁药业已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因涉嫌违法违规,公司股票面临重大违法强制退市的风险。 

从辅仁药业半年报披露的资金被占用的具体情况看,上半年,辅仁药业向控股股东辅仁药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辅仁集团)及其关联方提供资金18.16亿元。除向辅仁集团提供资金15.23亿元外,还向辅仁科技控股(北京)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河南省宋河酒实业有限公司以及河南省宋河酒业股份有限公司三家关联公司分别提供了2.81亿元、815.54万元以及418万元资金。 

中报显示,上半年,辅仁药业实现营收27.69亿元,同比下降10.93%;净利润3.99亿元,同比下降11.45%,业绩呈现下滑态势。辅仁药业称,系因资金周转紧张,部分产品生产经营受到一定影响所致。 

资料显示,辅仁药业主营医药工业及部分医药商业业务,产品以中成药及化学制剂为主。上半年,其医药工业收入减少2.81亿元,同比减少10.64%;医药商业收入减少5817.31万元,同比减少12.54%。 

辅仁药业业绩是否存在持续下滑风险?下一步有何解决措施? 

货币资金下降91.88% 

从辅仁药业的现金流量、货币资金等数据,可以非常清晰地看出控股股东的不良影响。 

中报显示,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3.64亿元,较去年年底(0.48亿元)相比流出增长迅捷,主要系关联方借款所致。 

货币资金亦由去年底的16.56亿元大幅下降至1.34亿元,降幅91.88%,货币资金占总资产的比重由上期末的15.45%下降至1.20%;有息债务余额高达33.96亿元,其中短期借款23.87亿元,已逾期未偿还的短期借款总额,上升至1.77亿元。 

同时,中报还显示,报告期末诉讼金额合计7.44亿元,辅仁药业称相应账款已入账,并对逾期利息及费用予以确认。 

辅仁药业涉及的诉讼案件具体情况如何?这些诉讼未计提预计负债的依据是什么?是否有其他未披露诉讼和仲裁事项?是否存在表外债务?目前切实可行的解决债务问题的方案及措施又是什么? 

上述一连串的追问之所以成为当下关注重点,原因是上半年辅仁药业并没有对违规担保和资金占用计提坏账。也正因为此,尽管深陷于控股股东的资金占用和违规担保,辅仁药业的营收净利降幅仅仅刚超过10%,并不算太难看。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对违规担保事项,辅仁药业表示,涉及对外担保事项的诉讼,由于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正在积极筹措资金予以解决,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承诺将积极归还债务,不会造成上市公司承担连带责任,也不会对小股东利益造成损害,因此,公司暂未对上述对外担保确认预计负债;对于关联方占用资金,辅仁药业称,经与大股东及实际控制人沟通确认并已承诺将及时予以归还,暂未计提坏账准备。 

管理费用大幅消减影响几何? 

但是否还有其他未披露的违规担保和资金占用? 

这也是投资者至为担心的核心要素。如果还有,对辅仁药业将可能是致命一击。原因很简单,辅仁药业眼下可动用的货币资金实在少得可怜。 

中报显示,1.34亿元货币资金中有1.28亿元因保证金和法院冻结因素,处于受限状态,6月底时未受限的货币资金约600万元。此后,根据问询函回复的数据,截至7月19日,辅仁药业未受限金额只剩下377.87万元。 

不到四百万的货币资金,显然无法支撑半年营收近20亿元的运转。中报显示,辅仁药业为了应对资金周转困难,开始削减部分费用的开支规模。 

数据显示,上半年辅仁药业固定资产期末余额36.40亿元,未计提减值准备;期间费用7.44亿元,比上年同期减少3734.87万元,减少额度主要来自管理费用;管理费用1.29亿元,较上年下降3541.50万元,减少21.54%。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中报的管理费用细项数据显示,水电房租费、修理检验费、办公费比去年同期消减幅度分别为49.34%、70.86%、65.38%。 

这些费用如此大幅的消减,对生产影响到底有多大?是否出现停产等生产经营的重大不利变化?固定资产未计提减值准备是否审慎?是否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相关规定? 

在提出这些质疑的同时,上交所特别要求辅仁药业列示主要子、孙公司上半年及去年同期开工率情况。 

此外,上交所还关注到辅仁药业中报的一个数据——应付职工薪酬期末余额2789.03万元。上交所由此特别要求辅仁药业说明是否存在拖欠职工薪酬的情况。 

是否存在关联方侵占利益? 

资料显示,辅仁药业主要采用经销模式进行产品销售,先通过经销商签订销售合同,再由经销商销售至医院等终端客户。 

半年报显示,该公司存货期末余额7.05亿元,较期初增加16.72%,主要为库存商品2.75亿元、原材料1.75亿元,在产品1.76亿元。值得一提的是,上半年辅仁药业未计提跌价准备,库存商品跌价准备转回或转销109.87万元。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上半年在营业收入下滑情况下,辅仁药业应收账款期末余额29.84亿元,同比增长12.17%;其他应收款余额由去年底的0.17亿元暴增至6月底的18.35亿元,“主要系关联方借款所致”;长期应收款期末余额2382.32万元,为融资租赁款。同时,预付款项期末余额也达到4.84亿元。 

这些数据的背后,是否存在关联方侵占上市公司利益情况?是否存在关联方利益输送?是否存在售后回购或退货?是否具有业务实质? 

在应付款项和预付票据方面辅仁药业上半年也有一些异常变化。 

半年报显示,辅仁药业其他应付款期末余额10.62亿元,较期初增长47.5%,主要为非关联方资金拆入7.51亿元,较期初增加3.6亿元。此外,应付票据期末余额1.85亿元,其中银行承兑汇票1.39亿元,货币资金中票据保证金1.14亿元。 

对此,上交所要求辅仁药业答复:7.51亿元的非关联方资金的拆出方是谁?拆借利率、期限以及未来偿付安排怎样?应付票据是否存在真实业务背景? 

引人关注的还有,辅仁药业在中报称,上半年四项重点工作之一是项目建设。事实上,新项目的实施的确将为公司经营效益提升打下良好的基础。 

从数据上看,辅仁药业上半年在新项目上投入不少,半年报显示,辅仁药业其他非流动资产期末余额1.09亿元,较期初增长98.19%,主要为预付工程、设备款较期初增加5742.51万元。 

但这些投入,是否存在向关联方提供资金等损害公司利益的情况?预付工程、设备款大幅增加的原因及合理性是什么?预付工程、设备款的交易对象、关联关系、购置明细、金额、结算安排又是怎样? 

引发相关疑问的原因或许是多方面的,譬如,从数据上看,开鲁厂区生产线及配套工程在预算数并未改变且投入增加情况下,投入比例不增反降,这类在建工程投资数据的异常,甚至“逼迫”上交所也提出了那个“终极”问题——在建工程相关投资是否实际流入关联方? 

辅仁药业从“大白马股”坠落为“ST”的过程,《投资时报》曾自7月起,持续跟踪、发布了5篇报道。期待在证监会和上交所监管压力下,辅仁药业能尽快摆脱“资金黑洞”,生产经营走上正轨。

(责任编辑:魏京婷)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首页 - https://junruiqiche.com